262-865-0233

我來講一件我親身經歷的事兒,雖然挺不好意思,但是我還是願意與大家共勉。我在很多年前,在美國也發生過一次,美國叫DUI,Driving Under Influence,就是在某種東西影響下開車。

大家可以先批評我,我也不會再跑到英國去試試,看看在左邊開車、喝點酒會怎麼樣,都不會了,這都是年輕時候犯下的愚蠢的錯誤。我是在帕羅奧多,帕羅奧多是美國北加州灣區的一個城市的名字。這個城原來最著名的是斯坦福大學,現在最著名的是突然爆紅的林書豪。我在這裡的學院大道,和一個師兄小酌,在酒吧外面。坐在外面的一個小院子的桌子旁,警察就在那兒,我後來才看見。警察就站在對面街口看著。我們倆就聊了會兒天,喝點兒酒,結果我剛一出來,那警察就看著我走出來。我剛一發動車,一前一後倆警車給我夾那兒了。

大家在電影中都看過,首先不能動。在中國咱是得自己下車,跑到警察叔叔那兒,說警察叔叔我出什麼事兒了。在這裡是我來替你服務,你別動了,你一動不能動,把兩個手清楚地放在方向盤上—因為美國民間有兩億支槍,你只要敢把手往腰里放,他立即就能向你開槍,而且他是不犯法的—老老實實坐在那兒等警察過來。然後按照正常程序,先要走一個直線,沿著直線走,走得很好。其實我沒喝多少,跟後來那次不一樣,我也沒出車禍,什麼事兒也沒有,就是剛一發動車,就給摁那兒了。我就走直線,走,走得挺直的。第二項叫作背字母表,他隨便說任何一個地方,他說F,F、G、H、I、J、K、L、M、N,往下背,也挺好,沒事兒。然後我還跟人聊呢,跟人說,我送你一部我的電影吧,DVD。警察說別,你吹一下。一吹,好,這不行了,一吹然後就⋯⋯我當時覺得特像電影,就是那一下,手銬給銬上了,而且是銬在背後。

在警車裡,我還說,要不要先給我老婆打個電話呀?但這樣我沒法兒打電話呀,他說沒事兒,到了地方打吧。那裡是這麼規定的,喝了酒,先在一個地方睡8小時,你不能開回去了,這就是第一項。

忘了一個細節,就是在剛開始把你關到那兒要睡覺之前,他會問你,你自己選擇,抽不抽血。我說有什麼區別嗎?他說不抽血的話,你可以上庭就翻供。你說那不是你吹的,那是你喝醉了,警察自己吹的。因為並沒有拍下來嘴是誰的,你可以這麼說。但是我也可以訴你吸毒,我訴你其他更多罪名,因為你不抽血沒法證明你沒吸毒,或者是其他什麼的,抽血就證明了你只喝了酒。
我想,我不打算翻供,我也不是那種人,到庭上翻供說我沒喝。於是我就說,那好吧,抽吧,於是就抽了個血,就跑到一個地方睡了8小時。那個地方還挺好的,有六個雙人床,四個大皮沙發,除了我還有另外兩個人,大家還聊聊天什麼的,在那兒睡了8個小時。我出來的時候,有一個非常好的老警察,拿著非常厚的一摞罰單給我看,說:‌‌“我都幫你畫出來了,大概有7項處罰。”

酒駕後的第二項處罰叫作限制性駕照。就是給你三個月限制性駕照,只能從家開到公司去。這個處罰挺人性化,不直接吊銷駕照。你每天必須按固定路線從家開到公司,下班從公司開回家。可你一旦跑到其他路線上,就算無照駕駛,後果就非常嚴重。因為醉駕會給你算三年保釋期,保釋期內輕罪也重罰。
然後,要上三個月每週一次的駕校,出來後就去法庭,早晨8點點名全都得到。
最後,法庭判了我一個週末的“治安官工作”,就是治安官強制你勞動一個週末。
第一天到那兒,晚了大概十分鐘,我是倒數第三個。
一會兒,來了一個警察說,你們最後四個人跟我走,進山開防火帶。我一听就瘋了,所有在這防火帶的易燃物都要清理乾淨。樹枝、樹葉,拿手抓,每個人帶一個大桶就進去了。

第二天我5點半就去了,排第一個,分配的活兒很輕鬆,去一個富人區撿樹葉。那富人區乾淨得根本沒樹葉,風景倒是不錯。於是,我坐在那裡看了一天海。
這個懲罰,沒花納稅人的錢,還替政府做了很多事兒。在美國大街上,看到那些穿著亮亮的、反光衣服的,都不是政府工作人員,都是違反各種交通規則的人,然後被罰去幹活。
俗話說得好,只要不會飛,乖乖學交規。美國有幾條最為重要的交規:
第一條,永遠係好安全帶。
第二條,把您的孩子放在後座上。美國法律規定,12歲以下的兒童,一律要坐在後座上,而且4歲以下的嬰幼兒,要使用特殊的座位裝置。
第三條,在過街人行道上,行人有先行權。如果你在美國開車過十字路口,發現有行人過馬路,無論何種情況,行人都有先行權,這是起碼的常識。
第四條,絕不酒後駕駛。
處罰結束了,但酒駕的事兒還沒完,因為它會記錄在你的檔案中十年,十年之後,檔案才會清空。十年之後,你再犯一次的時候,才算初犯。十年之內,你再犯就算二犯,在美國法律裡,二犯比初犯的處罰要重得多。
另一種處罰我當時不知道,後來過了三年,我們家有一次被盜了,我跟老婆說,要不然咱們買把槍得了。
我就去槍店買槍,店主很高興,然後拿我的身份證一刷,發現我被禁止買槍了。
我問:“為什麼我被禁止買槍?”
店主說:“你三年前有過一次違反駕駛行為的記錄。這個記錄證明,你是一個自控能力不夠的人。自控能力不夠的人就被禁止買槍。”
我問他:“那我得過多長時間後才能買槍?”
他說:“大概終生不能買槍了。”
美國很多事情就是這樣,犯一次錯的懲罰,長期在各種地方體現。

摘自《曉說》
點評:
記得兩年前,和一個朋友從酒吧出來,當時我喝大了,朋友也喝了點酒,堅持要幫我開車,最後不小心逆行,被警察抓到,被認定DUI,中間花了大量的時間精力金錢,上了四五次法庭,最後事情還沒了解,雖然朋友有綠卡,但是到現在還在成為困擾他找工作的一個問題。現在想想,還是覺得很對不起他,不應該讓他開車。
在美國,DUI的範圍不僅僅是醉駕,只要是注意力受到影響都能被算作DUI,比如吸大麻,嗑藥等等。 DUI的不僅會受到嚴重的懲罰,也會在你的個人記錄上留下一生的案底,這對留學生來說,是非常致命的,不僅影響到你的身份問題,更有可能影響到你將來的發展(申請學校等)。有DUI記錄的人,在美國找實習,找工作都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,哪怕你再優秀,公司都會將你拒之門外。所以在此,小編告誡各位,千萬不要酒駕,更不要毒駕。

推薦美國二手車平台:留學生車友會 usedcar520.com
文章從網絡轉發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